AS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AS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善友跳跃式的人生

发布时间:2020-06-29 17:34:07 阅读: 来源:AS厂家

退去创业者的光环,李善友现在的新身份是中欧创业与投资中心的主任、创业学兼职教授,"新生代创业领袖成长营"正是他加入中欧之后推出的第一档创业课程。在他看来,创业者是非常艰难的,同时也是非常孤独的,在创业过程中,的确需要一个很好的平台来分享和共同成长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上海校区内一个仅能容纳几十人的小型教学讲堂里却意外地挤满了上百人,一场关于“新生代创业领袖成长营”的招生咨询会超预期地吸引到了不少正在创业的人,部分晚到的与会者甚至把后排站得严严实实,还有不少人在过道上席地而坐。面对会场内热闹的气氛,李善友显然有些兴奋,时不时地与台上台下互动,而在轮到自己发言时,他更加激动。

李善友的心情不难理解,他现在的新身份是中欧创业与投资中心的主任、创业学兼职教授,这个创投中心就是去年9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新成立的一个基于创业教育、培训及创业研究的基地。

这个“新生代创业领袖成长营”正是他自去年9月加入中欧之后推出的第一档创业课程。“找到42个有潜力的创业者,用商业案例的教学形式花一年的时间让他们聆听成功者各自的成功案例,嫁接各种创业资源帮助这些创业者腾飞。”李善友对此总结道。

“请不要用直线来看我的发展我有很多跳跃线。”这是李善友的自白。南开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毕业后投身互联网,1994年加入摩托罗拉从事HR,2000年做了搜狐的HRD;一年后,打破所有人眼镜,转行做搜狐总编辑,把搜狐新闻从谷底做起;2006年,从搜狐“功成身退”,创办酷6网,走上创业道路。翻阅李善友的经历不难看出其每个阶段的选择都在突破获得飞跃。而现今退去创业者的光环,以创业教育的身份再回到讲台,沉淀过后,他为自己寻找到了再出发的方向。

在搜狐的45天

到目前,李善友认为自己职业生涯里最惊险最艰难的,是在搜狐的45天。2001年下半年,新浪气势如虹,搜狐新闻在市场上的份额仅为新浪的25%,整个搜狐气氛低迷。张朝阳急了,提出“我们干一仗吧。”有高管认为,别做新闻了,专做女人、时尚。李善友时任搜狐人力资源总监,面对低谷,临危受命,接受了张朝阳的建议,毅然接下了搜狐新闻这个没人敢接的“烂摊子”。当时他还不是总编辑职位,只挂了新闻顾问的头衔。

至今想起,李善友笑说自己当时就是个白痴。每天被搜狐市场总监曾怿带着四处拜访传统媒体、学习取经。他每天工作16小时,天天流鼻血,做梦都在工作。45天后,搜狐完成改版。

李善友在搜狐做了一年人力资源、五年的新闻频道总编辑。而在他拿下2006年世界杯视频独家权后,向张朝阳递了辞职信。对于李善友离开搜狐,张朝阳评他是“功成身退”。因为在他请辞的时候,搜狐的广告份额已经达到新浪的93%了。从25%-93%,李善友的能力毋庸置疑。

李善友说:“我没有突然给你(张朝阳)撂挑子,没有把人带走,我从来没触犯搜狐的核心利益,我干干净净地走,有什么理由有冲突呢?”

放低身段从零创业

提起酷6和李善友今日的成功,我们大可以将其渲染为当初如何的运筹帷幄,杀伐决断。但事实上在历史真正发生的时候,是没有任何准备的。甚至酷6网的名字,都是一个偶然。

2006年离开五道口豪华气派的搜狐大厦,带着200万元,招来一帮人马,李善友去了北京西四环外东冉村的小白楼开始了他的创业生涯。

从西四环边上的公交车站步行到东冉村要20分钟。酷6从2006年9月创业到2007年5月搬离小白楼,无车的员工每天就是步行而入,步行而出。

小白楼其实就是一排平房,一层的面积约160平方米左右,共两层。李善友将楼全租了下来。二楼做办公用,一楼是厨房、员工宿舍。宿舍里的床是上下铺。李善友为公司请了位做饭的阿姨。“每天中午我们吃饭时就和村民一样,蹲在路边的地上吃,因为凳子不够。”跟着李善友离开搜狐、现任酷6网副总裁的曾兴晔说。曾兴晔是搜狐元老级员工,是搜狐最早的一批销售员,有期权,离开搜狐的时候身家是千万级别。但她放弃了这一切,跟着李善友去了小白楼。

李善友说:“我原来是搜狐总编辑,位置太高了。小白楼让我心态归零,放低身段。”

酷6最初只有十来位员工,到2007年5月搬离东冉村时已经有四五十人了。

而真正让酷6网规模扩大的是和百度的战略合作。李善友不仅和百度CEO李彦宏谈合作,还和李彦宏下面的副总裁谈,和部门总监谈,甚至和产品部、投资部的普通职员都单独吃饭、沟通。李善友说:“如果说我以搜狐总编辑、高级副总裁这样的身份,我怎么可能跟他聊这个呢?你就知道小白楼对我多重要了,我放下来了,这是我成功的关键。”最终酷6网拿下了和百度合作的机会,从此酷6的事业蒸蒸日上。

与陈天桥“一见钟情”

在外界看来,当金融危机席卷下的互联网行业处在一片暗淡之时,酷6网与华友世纪合并上市,实属幸运。尤其是在行业内对视频网站前景未明、热度消减的今天,对酷6网的这次资本运作,当属互联网中一枚惊天炸雷。

“我跟陈天桥第一次见面是2009年的3月份,第一次见面,陈天桥送我出来的时候就说,善友,这事咱们就定了,按道理如果投资你,是不符合盛大的投资逻辑的。因为我们只投第一名,最差的投第二名吧,你可能第三,或者第四,凭什么投你啊?如果我们要投,就是因为投你这个人!因为我们的价值观、理想、梦想,都是一样的。”陈天桥的话打动了李善友,他也用自己的人格魅力和潜力征服了盛大。酷6选择被盛大收购,也是一种比较合适的退出方式,从长期来看,如果没有退出方案,投资就可能打水漂。但李善友把和华友世纪的合并就相当于获得第三笔融资、第二次创业。

离开“自己的孩子”

2011年3月14日,李善友在博客上写了一篇名为《撒尿去》的辞职记:“影院里,无论剧情多么精彩,你都可以随时出去方便一下,因为你知道,回来时电影还在那里,而且可能会更加精彩。人生则不然,出于对不确定性的恐惧,大多数人不敢真的出去,终其一生纠结于一片场景。其实,人生剧场中,智慧地出去,会让你一辈子活成几辈子的精彩。若问善友何处去?撒尿去也!”

李善友的出离,彻底结束了酷6长达5年的“李氏时代”,也结束了仅仅半年的陈、吴、李的“三驾马车”时代2010年8月17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华友世纪正式发布公告,更名为“酷6传媒”。陈天桥任独立董事和审计委员会主席,吴征担任公司董事长,李善友任CEO。

这是一个互相制衡的结果:持有逾10%股份的李善友个性强,团队控制力也很强,适合CEO之职;大股东陈天桥退居幕后,仍掌控着薪酬与财务大权;而身为董事长的吴征,正如他本人坦言,其身份更像李陈之间的缓和剂。

而李善友的退出让这种平衡被打破。缘起他与陈天桥经营思路的不同。关于酷6网未来走“大片模式”还是“媒体模式”这一问题,陈天桥希望酷6可以放弃购买版权及经营带宽成本过高的影视剧路线,转向成本更低的视频新闻资讯业务。这一战略遭到李善友为代表的管理层的激烈反对。曾有消息称,酷6管理层内部会议上,陈李二人产生争执。李让酷6高管对此做出“站队”选择。这一公然摊牌事件,直接导致了李善友的离职。

折腾了一年的李善友,确实没能交出一份令陈天桥认可的答卷。这一年,优酷上市、土豆实现单月盈利,背靠百度的奇艺迅速崛起,PPTV获得孙正义巨额注资,这一切都在说明,酷6离进入第一集团的目标似乎越来越远。

酷6经过多次股权稀释之后,在投资人面前,李善友和他的创业团队已经失去了话语权,对陈天桥而言,酷6只是盛大的一颗棋子而已。对李善友而言,酷6也不再是“自己的孩子”。

转任教授

去年3月份,李善友毅然离开自己亲手创立的酷6,外界曾一度对李善友未来的去向有颇多猜测。“有人说我又去创业了,有人说我去搞投资了,今天我想说的是我确实是在创业,我的这个项目就是在中欧的这个创投中心。”李善友说。

“现在我百分之百的时间都放在这里,而且未来相当长的时间会把它作为主业来做,我觉得这是我天命所归的地方,比我做创业、投资更有意义。”李善友露出招牌式的微笑。

李善友自认为是一个需要大刺激才能做大事情的人。在谈及“新生代创业领袖成长营”项目时,他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创新项目,我是用创业的心态来做这件事情,在没有太多资源和预算的情况下,我需要自己去做资源整合。”李善友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这就是创业,只是换了个平台罢了。如果什么资源都是现成的,那还有什么意义,我反而会觉得没意思。”

李善友坦言,很多人问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他的回答是,作为一个曾经的创业者,没有哪一个教授比他更理解创业者的心境。“创业者是非常艰难的,创业者同时又是非常孤独的,在创业过程中,的确需要一个很好的平台来分享和共同成长。”

成都广告策划公司

成都庆典策划公司

成都演出公司

相关阅读